李进东和他的机修班

      下午四点钟的太阳是那么耀眼,灼热的空气弥漫在车间的任何一个角落,李进东手拿着割炬,切割着10公分粗的钢管,汗珠从额头划过脸颊,地面上的影子来回移动着,切割声,锤子敲击声,还有进东的咳嗽声时不时传来。

     “建明,把米尺给我递一下。”“张波,去把那边的管子想法整一下。”“伟杰,你在这儿,我去上面。”他总是闲不下来,不多说话,默默无闻的工作着,这个楼梯下来,跑到那边的调料塔上,总想着工作还多,得抓紧时间做。六月份是一分厂的检修时间,进东和他的兄弟们,每天的工作都很繁琐,不是更换作业炉管道,就是往哪个地方焊接钢板保护层。进东骄傲的说:你看这车间那么多的地方,那么大管儿,那么多的钢板零件、螺丝……没有机械化,都是大家机修工人力弄上去的啊!

      进东15岁时离开了学校,去了铁路上搞建筑,那时候都是力气活儿,今年他快四十了,他总说没学问,真可怕。他班里的伙计们,大都跟他一样,干活儿很积极,也不挑活儿,不跟领导抱怨,能干的、很难干的都干了。记得有一次,看见进东趴在20米高的作业顶部,身上系着安全绳,拿个焊把,一点点焊接着缺口,双腿一直在原地,个把小时不敢去动弹。最苦最累最琐碎的活儿总是自己做,把其他的让给兄弟们。他“好傻”,总是在找活儿干,这不又拿个切割机在切管儿呢。

       六点多了,太阳落到了西山,火红的光芒闪烁着人的眼睛。进东脸上黑糊糊的蹲坐在地上,旁边的伙计指下没有佩戴手表的胳膊,他说:六点啦,快完了!早上时候主任问他:今天检修你要几个岗位工,两个吧!进东爽快地答应了。不贪、学憨、敬业董事长卢一明这六字箴言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!

      车间办公室有一个很大的喷绘,上面写着:不要理由,只看结果!进东和他的机修班很实在,他们可能真的记在了心里。天上渐渐的只剩下太阳的余光,黄昏来了,后夜也慢慢来了,进东对他的兄弟们说:慢慢干,不用慌,天还早着呢。他拉起氧气罐,推个小车在一个作业炉那里停了下来,他的兄弟们也拿着焊条,拿着割炬,扛着重物,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。

      进东蹲在二楼的炉边上,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,那里好像是家的方向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