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坛山游记

想起那次王屋登山的经历,山峦天阶,细流虚岩尤历历在木,令我终身难忘。

很偶然的一次冲动,宅在家中无所事事的我居然响应微信圈中友人的召唤,同一干发小相约王屋登山。刚开始以为只是去阳台宫转悠,便没当回事,毕竟自己几年前也曾去过。可谁知到达地点后方知行走路线,改天坛神路去天坛极顶一游。当下里就慌了,看着神路概况,3700米单程,1700米海拔,来回近万台阶……天呐,我能行么?但此时已容不得我打退堂鼓,众人纷纷启程。

天坛神路全是阶梯成,每阶梯有尺来宽,踏上去蛮舒服的初始是青色的石块堆砌,坡度很大,而后蜿蜒曲折,逐渐出现了红色石块阶梯木板,是利用自然而生的山石巧妙加工的台阶,缓急不一踏行其间,有时需要弯腰屈腿奋力攀登,有时则如闲庭信步款款而行,两旁的树木形态各异,间疏不同,路边的草虽未返青,却依然柔柔的,摸着手感极佳疲惫困乏附树抚草小憩,是别有一番味在心头。极目俯瞰远方低矮的山峦,感慨万千

历经四个小时的攀爬,终于登上天坛极顶抬头仰望,天坛山高耸入云,独柱凌空,天空中云霞炫目,远望黄河,细流入练,俯视群山,宛如丘阜。东北有舍身崖,虚岩之上突出一石,宽一尺多,长一丈有余,势欲飞坠,令人神悸。站在顶峰真正体会到杜甫的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超然意境。稍息之后,大家尽情的在那里留影、狂啸,各种抒怀的手段层出不穷,尽情糟蹋着过剩的精力

时光匆匆,转眼近黄昏,尽管留恋,却也不得不踏上归程,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却并未放在心里,一路小跑直至山底。尽管回家之后双腿酸痛交加,我依然感到非常愉快。此次登山不仅让我接触到大自然,亲身领略到大自然的美丽风光,而且锻炼了身体,磨练了意志。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