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无风雨也无晴

 冷冬的暖阳肆意挥洒着多日不见的温暖,本是约好和朋友一起登山的,却是一个人。就着羊肠小道,一步步爬到了万羊山顶,光芒万丈般感觉,俯视着这片灵气的地方,顿觉有些恍惚。看到了远方的你,于是我在武山上与你相遇了。
    那时的你,一袭司马衫站在长江岸边,遥望着旧营垒的西边,就是传说中三国时周瑜与曹操作战的赤壁。滚滚东逝的长江水,波涛奔涌,陡峭不平的石壁,直刺苍穹,大浪拍击着江岸,激起了一堆堆雪白的浪花,也激起了你心中的那分异样。
    你,曾是那个时代的佼佼,诗词歌赋,都独具风格,自成一家。在职期间,政绩骄人,却因一出荒诞的“乌台诗案”被贬,在黄州为团练副史使,这无非是个闲职,一个白丁皆可胜任的美差,难道你就要在此安渡余生吗?不,你是那么的才华横溢,怎甘心蜗居于此呢?你还是那么的雄姿英发,不减当年,“左牵黄,右擎苍”的气概,很有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味道,可是你确实老了,青丝里的白发为怔,勿须多言,年岁渐老,功名事业都没有成就,这对你来说,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    站在这里,遥想着当年的周瑜,小乔刚嫁给她,岁仅二一,年轻有为,威武的仪表,英姿奋发。在位的大都督,手握羽扇,头戴纶巾,好一个儒将,从容闲雅,谈笑之间,就把强敌的战舰烧的灰飞烟灭,他的才华,他的功勋,是那么的耀眼,令你也黯然失色,你是多么渴望能象周瑜一样为自己的国家建立丰功伟业,不忘你曾立下的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的夙愿。
    可你已经年将半百而郁郁不得志,有志而不能实现的碌碌无功,此时你已从历史回到了现实,从怀古归到伤己,自嘲的结束了这次“神游”,本应一泻千里的感情也戛然而止,只因那白发,“白发悲花落,青云羡鸟飞”这种悲,你已深感压抑,只得深感压抑,只得低吟“人生如梦”聊以自慰。但你也未想到及时行乐,托着一杯酒来祭奠江上的明月,不过是为了倾诉你的壮志难酬的苦闷,难道你的多情只有明月知道吗?

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你永远是那么心境平和,心胸旷达,虽然被一贬再贬,仍日啖荔枝三百颗,仍枕藉于舟中,不知东方之既白。何也?传承于陶渊明却又不同于陶渊明一样的淡泊与闲适,却有了更多风雨之后的豁达,对生活对人生孜孜不倦的探索与追求,多了一份难得的精神力量。此时,我也结束了我的神游,在时空的隧道中与你剥离,留下你“人之至乐,莫若身无疾,心无忧“的精神印记以自励。伴着清风徐来,踌躇满志地下山,是以年少当自强,莫言人生不可能。

新葡萄京app金银王君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