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修工的婚礼

八月三十一日,是机修工王家伟结婚的大喜日子,作为工友,也为讨杯喜酒,我有幸参加了他的婚礼,参与见证了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。婚礼宴席上我没有被热闹的场面和丰盛的佳肴所吸引,引起我注意的是家伟今天的装扮,他的新郎官形象让我陷入了无限的深思和遐想。

是的,今天一身得体的礼服把他打扮的如同影视中的白马王子潇洒漂亮:西装革履,鲜艳的领带领结,漂亮的发型,还有脸上被人们戏耍而抹上的红彩,加上身边美丽新娘的相伴,今天的家伟与大家平日所见到的判若两人,此时此刻面前的新郎似乎不是家伟。

家伟是机电修理班的生产标兵,在企业从未见他穿过整洁的衣服,可在企业领导和工友们心目中,他依然是个帅气的小伙。他和所有机修工一样,脚穿一双劳保鞋,一身工装上沾满永远洗不掉的油污,和被电气焊烧成的无数小洞,他的脸和手几乎没有洗净的时候……工作中他从无怨言只是默默的奉献,因为他是机修工,有他自己的责任与担当。多少次修理涂板机,他两手油污汗如雨下,多少次抢修锅炉,他头发蓬垢满脸烟灰,车间里机器旁他用衣袖擦汗用衣襟扇风乘凉,抢修现场为争赶时间他不顾洗手,垫着报纸啃馒头是那样的香……这是家伟留在我心中的形象,也是所有机修工的形象。

一处处场景,一个个画面像影片一样在我脑海里重现。“老姚,愣啥类,轮你了,喝酒。”突然间的一句话惊醒了遐思中的我,新郎家伟和新娘已捧着酒杯站在我面前,我拍了一下自己的前额,赶紧双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。这时才想起来工友们让我代替说几句祝福语。我爱开玩笑,在企业是个老小孩,今日这个好机会,我可得露一手。我略加思索便大声说出那早已准备好的调皮话:“喜酒下肚我该道个福,新郎好福气讨个漂亮妻,新娘好眼光,找到如意郎,夫妻永恩爱,幸福万年长,新郎有保证,新娘记心中,两人抓紧早行动,来年生出小机修工……。”席间人们哗然大笑,拍手叫好,笑得新娘含羞低下了头,叫得新郎家伟带彩的脸庞更红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