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登泰山记事

“岱宗夫如何?齐鲁青未了。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荡胸生曾云,决眦入归鸟。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这是中学课本里唐代诗人杜甫的一首诗,至今我还记得初读此诗时心中激荡起的豪情和震撼。这些年,我一直憧憬着在泰山登高望远到底是何等的畅快!直到上周末,友人约我去泰山看日出,我欣然同意,兴冲冲的订了火车票,借个双肩包坐上了开往泰山的火车。

晚上10点多,大家从红门出发,在山脚下买了登山必备的手电筒、防潮小雨衣。从红门到售票处大概步行了20多分钟,买完票大家一行四人说说笑笑的继续前行。夜色虽黑,登山的人却很多,络绎不绝,手电筒的光随着心意不断变换方位。路旁的洼地里小溪潺潺,伴随着阵阵微风,说不出的惬意中又夹带了一种夜色行路的神秘感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往前走越觉得累,台阶渐渐多起来,坡度也在缓缓增加,衣服渐渐汗湿,喘气越来越重,感受不到一丝风,头发粘到额头、脖颈,水分流失很大,休息的次数越来越多,再次听到流水声,我都恨不得一个猛子扎下去,洗去一身的燥热和汗湿。途中又与两名朋友走散,只剩我和另一个同伴,心情很郁闷。到达中天门时,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,中天门是登山途中比较大的一个休息区,而此时距离大家登山已过3个小时。凌晨两点的中天门依旧灯亮如昼,人流如织,我和同伴休息了半个小时,准备出发时,同伴突觉身体不适,我只得把她妥善安置后独行登山。

一个人登山是寂寞的,无人说话,只有手电筒的光伴着你,同时一个人登山又是热闹的,身边的那些不认识的同路人,跟你一样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勇向前。当你想放弃时,一波波人群从你身旁走过,想着他们能坚持,我为什么不能?于是抬起沉重的腿,咬牙继续前行。从中天门到十八盘,我用了一个半小时。

来到十八盘,已是凌晨四点。十八盘,下迄开山,上达南天门,全长800米,垂直高度400余米,石阶1600余级,势如天梯,为泰山标志性景观。登泰山之前,我早已听说十八盘的威名。果然,上不了几层台阶,我就感觉双腿如同灌铅,不仅抬不动还觉得小腿肚子直抽抽。本想歇一会,奈何阶梯太窄,一只脚都不能竖着放下,勉强站立只觉得随时会有后倾的风险,只得咬牙紧走几步绕过人流来到石阶边扶着把手向上爬。路已过半,人已是疲累不堪,再加上阶梯陡峭,更是增加了登山的难度。阶梯上交错坐着歇息的路人,但我认为不歇息还好,只是热,一旦歇息时间稍长,困劲就上来了,又热又困夹杂着山上吹来的冷风,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。此时距离日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,我又咬牙奋进,一鼓作气前进10来个台阶,喘口气歇一下,再登10来个台阶,我就这样慢慢靠近了南天门。

到达南天门,天已微亮,我看下手机已是早上5点07分。过了南天门,看到好多登山者租了军大衣在山崖边等着看日出。今天雾气很大,所有山头都笼罩在雾里,山崖边也是一片雾海。我未作停留,继续向观日峰前进。5点40多分,雾海渐渐淡去,一轮淡淡的红日已挂在天边,没有看到想象中日出的波澜壮阔,瑰丽变幻,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爬了一晚上,忍受着汗湿和疲惫,就为了山顶看日出那一瞬间的美丽,却不得,心里很难过。我打电话向爸爸倾诉,可爸爸说遗憾也是一种美,它代表你为它付诸努力了,这就够了,我顿时释怀。是呀,细想我不是没有收获,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能登上泰山,云海被我踩在脚下,平时我登玉阳山都曾几度放弃。也许我该感谢黑暗,在夜色中,我看不到目标到底有多远,我只能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,照亮前方方寸之地踽踽独行,就这样达到了我从未想过的高度。

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夜!
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